幻灯二

李国庆出走 结束“夫妻店”治理的当当前景几何?

2019-09-19 14:27:34 108bet-108bet体育在线-108bet官网 429

  李国庆“出走”,结束“夫妻店”治理的当当前景几何?

  文/梁伟

  2月20日上午,当当创始人李国庆以公开信的方式宣布离开当当。

  李国庆在公开信中宣布,自己“愉快出走”当当网,开始其全新的行程。离开当当的下一步,李国庆表示,自己会再次在文化创新和复兴上为中国乃至世界的文化产业贡献光和热,“我将创办书友会,读者可以以书会友,阅读达人可以在这个平台自发组织成千上万书友会。”李国庆期望,能用3~5年时间将用户做到4000万,“再造一个互联网文化生态”。

  当天,当当网发布人事调整公告,公告称,“国庆对二次创业抱有很大的热情,2019年1月开始,李国庆不再担任当当网任何职务,仍是公司股东。董事长俞渝女士兼任公司CEO,当当网的日常管理决策由俞渝带领公司高管完成。”

  曾经的创业夫妻档,如今要分开创业了。公告中“国庆”的称呼,引发网友猜测,“公告系李国庆妻子俞渝亲笔所书?”

  李国庆看似走得云淡风轻,而透过一纸公开信可以读出,当当19年来走得并不那么轻松。

  一次早有计划的出走

  对于离职当当,李国庆显然早有准备。在回应媒体时,李国庆表示,早在春节前五天,他便腾清了办公室,上交了停车位。离开之后带走了一辆开了8年的破车,“2018年7月到12月,我五次提出,我什么都不要,什么都不要给我保留,我愿意开创一些新的东西。这样没有羁绊。”

  李国庆离开当当之后,入局区块链领域,担任CRYSTO公链生态旗下DAPP CEO。天眼查显示,CRYSTO大股东为马铭泽,持股比例为60%;另外两位股东,李国庆持股比例为25%,缪凯持股比例为15%。

  在第一次互联网大潮爆发前夜,1999年,李国庆和俞渝一起回国创办了当当网。彼时,谙熟图书出版业的李国庆和曾在华尔街打拼的俞渝这对创业夫妻很快脱颖而出。和俞渝在“夫妻店”经营的路上一路经历了中国电商发展的起伏,李国庆近日公开表示:“在过去19年,与俞渝在经营管理上分歧太大,谁与说服不了谁,影响当当的发展,消耗很大。与其继续撕扯,不如出去杀一片天地。”

  而有媒体报道,李国庆和当当“决裂”,海航的收购就是导火索。为了解李国庆离开当当的直接原因以及可能会对当当产生的影响,《商学院》记者联系到当当公关,对方表示:“以当当发布的公告为准。”

  2018年4月,天海投资发布公告称,初步作价75亿元收购当当科文100%股权及北京当当100%股权,这笔资金由天海投资以6.23元/股价格发行6.52亿股,募资40.6亿元,外加34.4亿元现金组成。

  李国庆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在去年的4月10号海航那个上市公司,发布公告的时候,这个就提出来了。”李国庆首次披露离职的起点:“我就发了一首,引用一句是一个歌词,就说我就要淡出来离开了远走江湖,那么当时那个情况的是海航发公告收购当当网,然后呢,我们两个创始人就离开当当网,所以我当时就做好了离开的准备,当然要给人家一年的交接期了。可笑的是呢,我反对的这场收购就根本没成功,不成功的原因就不用说了,就是海航没钱了吗?因为对他来说拿出90亿收当当也不是小钱啊……”

  海航终止收购,李国庆在当当也逐渐被架空。2018年12月,李国庆在微博上发布了关于刘强东明尼苏达事件的不当评论,随后被当当官方微博撇清关系。当当表示,李国庆离开当当网管理层、决策层已有一段时间,言论是李国庆个人观点,当当网强烈谴责其此番言论。“李国庆或许在那时就开始离开当当了。”互联网分析师葛甲表示。

  渐失城池

  2000年,高举图书电子商务大旗的当当拿到软银和IDG 600万美元的A轮融资,四年后又获老虎基金1100万美元,在2006年C轮融资中,李国庆和俞渝获DCM、IDG、华登等投出的2700万美元。2009年,当当网以40%的市场份额成为了中国最大的电商平台。

  当当对书抱有执念。当当公关向记者表示:“当当纸书具有遥遥领先的市场地位。大家的阅读、信息获取、知识获取、消遣,都因为网络、手机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当当认为要拓展大家的阅读场景。电子书是这样的阅读场景。纸书、电子书、听书,只要是阅读,当当都会去投资、探索。”

  据当当公关介绍:“当当2018年一百多亿销售,GMV 150-160亿,四亿多利润,持续5年盈利,没有任何负债。当当这些年销售、利润都是双位数的提升。电商行业,比当当更赚钱的有阿里、京东、唯品会,其他不如当当。在万亿行业的市场中屹立于前五。”

  而在电商江湖,在后来者淘宝、京东等的强势进攻下,当当的市场份额已经不足1%。2018年,市场调研机构eMarketer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在国内电商市场上,阿里以逾58%的市场份额占据老大宝座,京东暂居第二,当当份额则不足1%。

  另据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2017年度中国网络零售市场数据监测报告》,2017年我国B2C网络零售市场,天猫依然稳居首位,在市场中的份额占比为52.73%,较2016年降了4.97%;京东凭32.5%份额,较往年提高了7.1%,紧随其后;唯品会的市场份额维持2017年的3.25%,继续保持第三;排名第4-8的电商是:(3.17%)、拼多多(2.5%)、国美在线(1.65%)、亚马逊中国(0.8%)、当当(0.46%);其他电商平台占2.95%。

  错失关键机会

  李国庆夫妇是稳健派,不认为狂奔、烧钱以扩大规模是明智的方式。对待资本的态度,李国庆向来很谨慎。“资本唯利是图,当你不是第一大股东的时候,你凭什么能控制这个企业,当你需要融资的时候,你敢不低头吗?我要躲着点资本。”李国庆表示。

  当当在19年的发展轨迹中曾数次拒绝资本的橄榄枝,2004年,当当网拒绝了来自亚马逊的投资,却成就了其IPO时刻的辉煌。而在2011年,当当上市后股价遭遇过山车,百度提出入股当当,最终因占股比例及交易价格等原因没有谈拢。2012年,腾讯准备投资当当网,李国庆再次拒绝,腾讯转身投资京东。

  当当错过了资本,也错失了自己发展的关键期。2006-2010是中国电商风云突变的五年,此前,国内电商交易主要以图书这些最标准化的商品为主,但从2006年起,百货、数码、家电等开始井喷。淘宝网2006年全年交易额为169亿元,2007年,这一数字已被刷新到433亿元。在当当网IPO时,淘宝交易额已破4000亿元。

  葛甲认为,对于扩品类而言,属于当当的黄金时期是从2003至2005年,如果当当不失时机扩品类,就会有底气参与之后的电商大战,并从中分得一杯羹。作为中国资历最老的电商之一,当当“起了大早,赶了晚集”。

  同为卖书起家的亚马逊从早年的网上书店到网上超级市场,再到如今的高科技互联网企业,企业定位多次调整。“当当晚亚马逊四年成立,而在扩充品类上却晚了亚马逊十年。”葛甲说:“当当主营业务依然集中在图书上,给人的感觉仍是一个网上书店。图书总量相对较小,总盘子也有限,加之线下书店又分得一部分,留给当当的蛋糕已经不多了。有限的市场是不能充分满足独角兽当当发展需求的。”

  事实上,当当网在2006年也在追赶末班车,尝试三条腿走路,业务规划为三大部分:B2C业务包了自营图书、百货、音乐和软件,音乐在百度音乐出来后就被彻底放弃了;B2B2C业务,类似现在的天猫;还有一个C2C业务,投入了400-500万元,由于没达到预期,仅做了一年就被叫停。

  在葛甲看来,当当的发展战略比较保守,这使得当当错过了最好的发展期。目前,有限的业务规模在一定程度上掣肘了当当的进一步发展。“规模是基础。一般情况下,只有到达一定规模,才能摊薄供应链和运营成本,也只有业务量的不断冲刷,才能打磨IT系统,优化流程,降低价格,提升竞争力。”

  或许,有些事情就像手里的沙子,攥得越紧,流失的越快。今年11月,当当将迎来20岁的生日。在“大嘴”李国庆离开后,当当会演绎怎样的剧情呢?《商学院》将持续关注。